首页 > 正士不夺缘法轻财造地育侣建成道 > 第五十一章 建立宗门的想法

我的书架

第五十一章 建立宗门的想法

『如果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』
  竹林,断崖,一片和道观相仿的建筑群,镶嵌在断崖里。向内看不出有多少,向外延伸已有二十多米,共四座楼。旁边还一座建到一半的楼房,建筑规模仍在扩大。

  “闻见,你都忙活半个月了。”

  安小芙晨练完,休息,顺便欣赏安闻见干活:“这里就我和你,还有喜,弄那么多屋子,我们也住不过来。”

  “只是现在住不过来。”

  安闻见完成手头工作,停下休息:“以后人说不定会变多,或者有客人上门,到时就能派上用场。”

  “人变多?”

  安小芙猜测道:“你打算建立宗门,招收弟子吗?”

  “没,我光是照顾你和喜就觉得心力憔悴,哪有精力管别人。”

  安闻见走到安小芙旁边,端起桌上的保温壶给自己倒一杯水:“我想把这里弄成‘看起来像宗门’,然后把我拥有的传承,都推到某个不存在的宗门头上。这样,将来如果和其他修士说起,更不容易露出破绽。”

  “这里作为‘宗门’主体,就算暂时见不到其他弟子,也得有足够容纳弟子们居住的房屋,不然其他人一眼就看出来。”

  安小芙点点头,问:“宗门名字呢?”

  “在想,但是完全想不到合适的名字。”

  安闻见脸色一苦,取名困难症发作:“得取个没什么人听过的,不然知名度太高,别人知道那个门派,就会觉得我们是假的。但又不能太奇怪,那种听起来就不像正经宗门的名字,也容易被怀疑。”

  得知安闻见的苦恼,安小芙脸色古怪。

  【怎么办,要不要告诉闻见,其实那些宗门名字都是随便取的,有很多重复。】

  【没必要。】

  【就让闻见这样苦恼下去?】

  【最多三分钟,闻见的注意力就会转到建设上。】

  【会那么快吗…】

  实际只用两分多,安闻见便继续干活,全神贯注那种。

  【之前怎么没发现,闻见好像很喜欢建造的活儿?难道闻见是“建”灵根?】

  【只有“剑”灵根,没有“建”灵根。闻见一直很喜欢建造,你没注意而已。】

  【你不就是我?你注意到就是我注意到,所以没问题!】

  【……】

  【别岔开话题,闻见的灵根,你能看出来吧?】

  【普通杂灵根,五行俱全,侧重土木灵根,但差不多。】

  【可惜,要是五行平衡,就是胜过单属性天灵根的超级灵根。这样下去,就算闻见的传承再了不起,也会遇到瓶颈。到时候,我们该做点什么?】

  【提升资质的天材地宝,或者能够改变资质特殊功法。】

  【是啊,想来想去,也就那些…好了,你来练剑。】

  两个月后。

  “这样就完成了。”

  安闻见布置好最后一个阵法,启动核心的灵力炉:“护宗复合大阵,启动!”

  阵法效果逐个出现,相互叠加。

  短时间内持续增强的效果,影响周围空气密度,导致光线连续发生折射,好像空间发生扭曲。

  过去几分钟,阵法效果稳定,灵力炉输出变得平稳,周围所有异象消失。

  “这就好了?”

  安小芙凑过来:“闻见,你弄得这个护宗大阵,我怎么感觉不太牢固?不会随便来一个筑基期修士就能打破吧?”

  “现在还不好说,毕竟核心才套到81层。”

  安闻见望向旁边空旷的地方:“接下来,我准备开垦几块‘灵田’。再借助灵田里充沛的灵气,将灵田作为‘灵力中继站’,继续扩大阵法影响范围,叠加阵法数量。”

  【闻见说的好复杂,你听懂没?】

  【没有。】

  【果然我们还是更适合练剑。】

  【嗯。】

  “诶,还没弄好啊。”

  安小芙满脸不开心:“我们到这里都两个半月了,你都没教我什么。喜已经把你之前教它的东西都学会,最近跟说我无聊呢。”

  “嘶?”

  喜正趴在一旁桌子上,听到安小芙喊说的话,八只眼睛顿时瞪得老大:“嘶(我什么时候说过那种话)!?”

  “你说得对,是时候继续教你们新的东西了。”

  安闻见点点头,好像没听到喜抗议:“就从今天开始吧。除了阵法,我还会教你们炼器和符箓。如果你们俩在这几个副职业上都没啥天赋,我再看看有没有别的什么能教的。”

  意识到咸鱼生活结束,喜不禁发出一声长叹:“嘶——”

  同一时间,数百里之外,五个漂亮妹子正在寻找两半月前丢弃的储物手镯。

  “小坆,别着急。”

  五人里看起来最成熟也最漂亮的妹子,一边安慰黄坆,一边指导:“那是你的储物手镯,被你祭炼过,和你之间存在一定感应。你的灵根又是以土灵根为主,对地面的感知能力很好,别急,仔细点,一定能找到。”

  黄坆直接坐在地上,集中注意力,一点点扩大感知范围。

  经过七、八个小时努力,黄坆终于捕捉到地下传来的细微感应,用一个术法,将储物手镯“升”到地面。

  黄坆拿起手镯,把阵旗直接“排出”,散落在地上。

  “这就是你们说的阵旗?”

  水晴蹲下来,盯着地上四面小旗,准备伸手去拿。

  “水晴姐,千万小心…”

  黄坆忍不住提醒:“当初我们虽然用过,也没出问题,但现在过去两个半月,不知道这几面阵旗上的阵法会不会有什么变化。”

  “没事,我很小心的。”

  水晴对黄坆送去一个温柔的微笑,从自己的储物手镯里取出一双精致的白色手套,戴好,然后才去摸阵旗。

  接触阵旗的瞬间,手套发出淡淡的青光。

  “这小旗子上真有阵法,还不止一个!”

  水晴瞪大双眼,盯着手里的小旗子,同时飞快把其他三面旗子也拿手里,手套发出的青光没有变化:“材料…只是普通的细木棒和布料!?几乎不含灵气,究竟怎么样才能在这种东西上布阵!?”

  看到水晴这反应,黄坆赶紧出言提醒:“水晴姐,我们还有楼主交代的任务呢!”

  “啊,哦……”

  水晴手上动作一顿,眼皮下垂,整个人精气神出现肉眼可见的萎靡:“这四面阵旗上没有什么危险阵法,只有你们提到过的,加快你们移动的阵法。”

  “那接下来,我们要做的就是设法找到那位前辈。”

  黄坆目光转向怜洛。

  “我确实有在那张地图上动手脚。”

  怜洛冷冷道:“但已经被发现,并且消除。”

  “没关系。”

  水晴脱下手套收好:“带我们朝你最后感知到的方向走就行,总比漫无目标地乱找要好。”
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