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五十章 百花楼

『如果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』
  “闻见,我选好了!”

  安小芙双手拿一张设计图,满脸坚决,显出必不再换的决心:“就要这个!”

  “好。”

  安闻见接过图纸看一眼,心里有数,凝聚出一团水:“洗洗手,吃晚饭。”

  安小芙看向饭桌,除了熟悉的主食,还有两盘陌生菜肴:“闻见,那两盘是什么?”

  “竹笋炖肉和烤肉。”

  安闻见用筷子夹起一块肉,带着油花,看上去很润:“刚才清理周围竹子发现的食材,味道很好。”

  安小芙小心吃两口,随即埋头干饭。

  晚饭后,安小芙开始练剑,喜趴在一旁用蛛丝练习布阵,安闻见开始建房子。

  安小芙选择的设计图,是安闻见参考“老家”一些风格独特的建筑设计的,建筑主体部分嵌入山体,整体十分和谐。

  为此,首先要在断崖里面掏出足够的空间。

  过去安闻见需要同时借助工具、术法以及阵法,才能实现掏出山体内多余土石,同时维持山体强度,进度非常慢。

  现在安闻见修为境界变高,只要一个术法拍上去,断崖的岩石顿时变得像泥巴一样柔软可塑,再通过灵力控制、变化形状,直接做出支撑结构,效率比过去高很多。

  过程中难免会有多余的土石,全部收集,后续会炼制成其他材料,以及水泥。

  睡觉前,安闻见在断崖内倒腾出足够放置床铺的空间,勉强结束一个多月的露宿生活。

  第二天,安闻见一大早就开始干活。

  安小芙一边晨练,目光时不时在安闻见身上扫过。

  【这是个好机会。】

  【什么机会?】

  【观察闻见布阵的好机会。可以仔细看看,闻见布置的阵法,和阵祖开创的阵法一道,有何区别。】

  【那种事这模样都好啦~我到底什么时候才能向闻见坦白?感觉这样下去,跟闻见成为双修道侣的日子遥遥无期。】

  【那重要吗?】

  【那不重要吗?】

  【…你变了。】

  【是我们变了。】

  【…不得不承认,你说的没错。抓紧时间练剑,如果不想将来闻见因为我们而死,至少要拥有对抗那些人的实力。】

  【不,练剑交给你,我觉得闻见教的那些更适合我。】

  【行。】

  ……

  全力赶路四天,黄坆、红荷、怜洛、翠玲,四个妹子来到一座繁华的城镇。

  大街上车水马龙,每个人脸上不是都洋溢笑容,但都充满朝气,以及对生活的希望。

  四个妹子穿过大街,虽然吸引到一部分男性侧目,却没有哪个人特别关注。

  这是常态。

  穿过半条街,街道最繁华的地段,四人径直走到最高也最豪华的一栋大楼前。

  由于时辰尚早,总坐在大楼二层揽客的漂亮姑娘们没出现,大门口亦无客人进出。

  略微抬头,能看到大门上方挂一块牌匾,上书三字:百花楼。

  街道对面,客栈里,一位吃完饭的客人目睹四个妹子进楼,唤来店小二结账,顺便问:“方才,我见四个漂亮姑娘进去了。你们这儿的百花楼,连女客也接?”

  “客人您第一次来我们这儿,有所不知。”

  店小二保持营业微笑:“别处的百花楼,都是‘分店’,唯独我们客栈对面这间,是‘总店’。”

  “百花楼还有分店总店的区别?”

  客人第一次知道:“那这总店和分店,具体哪儿不一样?”

  “您知道修士吗?”

  店小二表情略微收敛,带一丝敬畏:“这百花楼总店,便是一众修士建立的宗门。”

  “修…?!”

  客人瞪大眼睛,好一会儿才缓过来,将信将疑:“修士…那可都是人上人,怎么会做这种生意?你一定是在骗我!”

  “修士自然不会亲自做这等生意,可百花楼也不全是修士。”

  店小二解释道:“每年总有些穷苦人家,会把女娃子送到百花楼。就算成不了修士,起码不会饿死。”

  “原来是这样!”

  客人恍然大悟,问:“如此说来,方才那四位姑娘,便是百花楼的修士?”

  “正是。”

  店小二微笑道:“百花楼的姑娘,无论是不是修士,平日里进出都是走大门。您若是去寻欢,最好在进门后先和老鸨(bǎo)谈谈,再找姑娘亲近。否则,得罪修士,几条命都不够。”

  客人光是想想那情景,额头都开始出冷汗,从钱袋里掏出一块银子,用客栈提供的剪子剪下一部分,递给店小二:“多的就当谢谢你提醒。”

  百花楼潜在顾客打听情报时,四个妹子径直来到百花楼后院,经过一道狭长的走廊,来到百花楼副楼主所在的小院。

  院门口有两个妹子守着,看到四人走进,一脸惊喜:“坆姐!你们回来啦!”

  “水晴姐现在怎么样?”

  黄坆上来就问:“楼主在吗?”

  “楼主前天外出寻找丹药材料,今天晚一点应该会回来。”

  一个守门妹子说:“楼主走之前,给水晴姐服用了一颗丹药,目前情况稳定。”

  “赶上了…”

  黄坆只感觉浑身脱力,突然瘫倒在地:“真的赶上了……”

  “坆姐!?”×4

  傍晚,百花楼主返回,用四个妹子带回的龙涎莓炼制丹药,保住了副门主,也就是四个妹子口中“水晴姐”的性命。

  晚些时候,百花楼主将四个妹子叫到自己房间,开口便问:“龙涎莓旁边必定有和龙相关的灵兽守着。你们四个的实力,不可能做到带回东西还全身而退。说说看,发生了什么。”

  黄坆上前,开始说明:“我们运气好,遇到一位蜕凡境修士,带着弟子……”

  “疑似驭兽师的年轻蜕凡境修士,加上年幼但实力可能已经赶超你们的破凡境剑修…”

  百花楼主闭目沉思一会儿,道:“附近宗门和散修没有那种修士,应该是其他地方来的。不过,我也没听说过‘阵旗’。如果能检查一下他给你们的阵旗,说不定可以看出什么。”

  黄坆觉得自己还是做错,马上请罪:“都怪我!是我要把那四面阵旗全部陈沉到地下的!和其他…”

  百花楼主轻轻竖起食指点在黄坆唇上,止住她的话语,道:“阵旗处理上,你做得很好,我没在怪你。”

  夸一句黄坆,百花楼主边说,边用目光在另外三个妹子身上扫过,说给她们听:“那种来历不明,我们又不了解的法器,绝对不能轻易带在身边。”

  三个妹子齐齐低下头,以示“受教”。

  “至于那个年轻的蜕凡境修士…”

  百花楼主作出安排:“水晴最多三个月就能康复。到时,你们和她一起去找回阵旗。如果水晴没发现阵旗有什么问题,你们就一起去找那个修士,就算不能让他成为我们的朋友,也一定不要让他变成我们的敌人。”
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