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十八章 交换

『如果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』
  安闻见一直在旁观。

  他会担心安小芙,但也信任她。

  安小芙最后往侧面闪躲,让那四个姑娘攻击时,安闻见着实为她捏一把汗。

  好在有惊无险。

  “你们还好吗?”

  安闻见走上前,问四个姑娘:“如果有谁受伤,我这里有效果还可以的伤药。当然,不是白给的。”

  听到安闻见说不是白给,黄坆一直悬着的心,稍稍放下,恭敬地对安闻见行礼,道:“多谢前辈好意!我们姐妹只是灵力消耗比较大,没有受伤。”

  “没有受伤是好事。”

  安闻见点点头,指着避术鳞蜥尸体:“方才你们也出力不少,这只避术鳞蜥身上的材料,我们平分如何?”

  “多谢前辈好意,但我们不能收下。”

  黄坆义正辞严道:“若非前辈的弟子出手相助,我们姐妹四人今日怕是要身死道消。”

  听她这么说,安小芙默默动手肢解避术鳞蜥。

  “这位道友倒是实诚,如此,我也不拐弯抹角。”

  安闻见微笑道:“我修行多年,第一次带弟子出来走动,对附近不太熟悉。恰好遇到四位道友,便想与各位结个善缘,顺便打听附近是什么地界。”

  “原来前辈是带弟子出来历练。”

  黄坆没有全信,但总算不那么紧张了:“这里一带都属于‘凰古林’。”

  “嗯…是我说得不够清楚。”

  安闻见想了想,道:“我想知道的,不是这一带叫什么,而是有什么。”

  黄坆一时间沉默,不知道如何回答。

  这时,站在黄坆旁边的怜洛忽然开口:“前辈想要的,莫非是地图?”

  “对!”

  安闻见面露喜色:“我想要地图,最好是尽可能详尽那种!”

  “详尽的地图制作麻烦,价格也很高,我们姐妹几个用不起。”

  怜洛解释一句,在手腕的镯子上一摸,摸出一卷地图:“这是我们手上最好的地图,希望能达到前辈的要求。”

  “我看看!”

  安闻见怀着些许激动,接过地图,打开看几秒,解析分辨真伪,然后塞进袖子,目光落到怜洛手腕:“这位…”

  怜洛:“怜洛。”

  “怜洛道友,”

  安闻见先问:“你手腕上那个,可是储物手镯?”

  “前辈猜得没错,这是储物手镯,也是我们女修比较喜欢且常用的一种储物法器。”

  怜洛直接摘下手镯,递到安闻见面前:“我还有备用的储物手镯,这个就送给前辈。”

  “我只是问问。”

  安闻见摇头,发现怜洛默默维持姿势,便多解释两句:“怜洛道友不必如此。我自修行后,从未在修行界走动,师傅亦无对我说起,故而对修行界不甚了解。这是我第一次见到储物法器,便忍不住多问一句。”

  “非常抱歉。”

  怜洛这才慢慢收回:“是我误会前辈。”

  “无妨。”

  安闻见摆摆手,看起来很好说话。

  “前辈!”

  翠玲突然问:“为什么你们不收敛自身气息呢?”

  黄坆和怜洛顿时紧张起来——翠玲的问题,已经涉及到“秘密”,极有可能引起面前这位修士不快!

  “其实,我掌握的传承不太完整,没有敛息之法。”

  安闻见有些不好意思:“救下你们,也有从你们身上获取敛息之法的想法。当然,我不会白拿,可以用你们需要的东西换。”

  “前辈不必如此!”

  黄坆恭敬道:“您的弟子救下我们,一张地图加上敛息之法,根本不足以报答。我们姐妹的性命不至于如此轻贱。”

  “我没有轻视你们的意思。”

  安闻见认真说:“救下你们不过举手之劳,而你们给我的地图,是我迫切需要的。敛息之法对我更是有很重要的意义。于我而言,若是直接拿了,便感觉欠你们的,不利修行。”

  “前辈言之有理,是我欠考虑了!”

  黄坆觉得自己稍微能理解安闻见这人了,警惕还在,但心态比最开始放松许多:“我们姐妹此次来凰古林的目标已经达成,希望能尽快赶回宗门。不知前辈有没有办法。”

  “就是说,需要加快行动。”

  安闻见稍加思索,手伸进袖子,抽出四根青色小三角旗:“试试这个,应该能满足你们的需求。”

  “?”

  黄坆一脸疑惑地接过,问:“前辈,不知这…小旗子是何物?要如何使用?”

  “这是‘阵旗’。”

  安闻见回答,发现四人还是不懂,便问:“你们知道阵法吗?例如护山大阵那种。”

  黄坆连忙点头:“自然知道。”

  “阵旗,就是将一个阵法分开布置在多根小旗子上。阵旗之间相距不是特别远时,只要输入灵力,就能瞬间完成布阵。”

  安闻见解释道:“你们这四根阵旗能组成【驭风阵】,小幅度提升你们的行动速度。”

  四个姑娘当即尝试了一下,发现效果并不像安闻见说的那么小。

  十分默契地交换眼神后,黄坆从自己的储物手镯里面取出一本看起来很像秘籍的书:“前辈,这是敛息之法。”

  安闻见兴奋地接过,当着四个姑娘的面开始翻看。

  “你们总算谈妥了。”

  安小芙处理完避术鳞蜥尸体,走过来:“趁我们还在,你们最好尽快恢复灵力。”

  “多谢道友关心。”

  黄坆对安小芙道,和其他三个姑娘相互点头,相互背靠背,原地盘坐。

  安闻见拿着书,一边看一边走到安小芙身边。

  “她们给的敛息之法如何?”

  安小芙的声音直接传入安闻见耳朵里:“能用吗?”

  “没发现什么修改痕迹,应该能用。”

  安闻见无声地开合嘴巴:“破羽之前给我们的敛息术果然有问题。结合这本敛息之法的内容,如果施展破羽给的敛息术,不只是气息,连我们自身的修为,都被暂时压制,短时间内无法使出全力。”

  “真是好算计。”

  安小芙淡淡道:“如果他们师徒把这份算计的心思花在修炼上,成就应该会更高。”

  “不说他们,来聊点别的。”

  安闻见收起秘籍,拿出地图,指着一处:“我准备在这里建房,你有没有什么看法或意见?”

  “没。”

  安小芙看一眼地图,大致判断他们当前所在位置:“能再近一点就好了……”
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