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十一章 弃婴

『如果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』
  “果然有人!”

  安闻见兴奋地加快脚步。

  为提防可能出现的危险,他一路走来都在控制速度(慢跑),没让体力消耗太快。

  百米冲刺速度跑过几公里,安闻见看清炊烟源头:一座不大不小的村庄;房屋大多是木头结构,有多间屋子倒塌;许多村民正处理那些倒塌的房屋,回收木料,翻找还能用的物资。

  “太远了,根本听不见他们说什么。”

  安闻见暂时没想和这些村民直接接触,只想通过他们更多了解这个世界。

  从背包里掏出一块阵盘,注入灵力启动预设阵法:【迷彩阵】。

  伴随阵法开始运转,以安闻见为中心,直径一米的半球空间,逐渐出现扭曲感,和四周同化。

  几秒后,安闻见彻底融入周围环境,不见踪影。

  “虽然只是迷彩,但不是修士应该不好发现。”

  安闻见心想:“万一那些村民里存在能发现我的修士……再尽量尝试沟通。”

  十几分钟后,安闻见顶着迷彩阵效果,来到村庄一个入口。

  忙碌的村民们频繁从入口经过,愣是没人发现旁边站着一个人。

  “果然听不懂。”

  确认语言不通,安闻见一脸蛋疼:“送我过来的大佬,难道不知道我外语一直很差吗?”

  天色渐暗,村民们都有照明手段,但很快便陆续休息。

  “得嘞,吃点东西休息。”

  安闻见顶着迷彩阵走出一段,到村子旁边的一片小树林,进入林子深处。确认四下无人,从背包里取出一张蛛丝织成的网,网眼很细密,展开——原来是蛛丝做成的四方形吊床。

  选择四颗较为粗壮的树,依次系牢,最后把自律型简易阵盘挂在旁边驱蚊、驱兽。

  安闻见在吊床上坐下,从背包掏出提前准备的熟食,用术法加热,跟喜一起吃掉。

  最后躺平休息,顺便修炼。

  翌日凌晨,天刚亮,太阳还没升起。

  安闻见听到村庄方向传来动静:有村民早起干活,而且不止一个。

  当即停止修炼,起来,下地,收起吊床,启动迷彩阵。

  有村民走进林子,没有发现不远处的安闻见,低头寻找着什么,时不时蹲下。

  周围光线不好,安闻见搓出一个“明目术”拍自己头上,这才看清楚:“那种草,记得是凉血、利咽,外加一点消炎效果。还有晒干后点燃用来驱虫也不错。洪涝刚过,蚊虫确实比较凶猛,不过这么早开始采,急用?”

  如果能够交流,安闻见不介意推荐几款更高效的药草,或者多种药草搭配的药方。

  “可惜,没人会轻易相信语言不通的同类。”

  安闻见坚信这点,所以,在学会这个世界的语言之前,他不会出现在村民面前。

  “就这样吧,先回去一趟,等想到学习语言的办法,再来。”

  安闻见想着,维持迷彩阵,慢慢走向另一个方向,准备绕开采药村民离开林子。

  眼看快要走出林子,耳边忽然传来一阵细微的哭声。

  安闻见忍不住皱眉:“婴儿……”

  犹豫一秒,循着哭声,轻、快地迈步。

  半分钟后,安闻见发现一片茂盛的草丛——中间,一块被卷起来的草席,婴儿的哭声就从里面发出,已经很弱。

  “……”

  安闻见默不作声,表情平静,甚至没有第一时间上去查看情况,维持迷彩阵躲在一边,似乎在等什么。

  草席内传来的哭声越发微弱,最后彻底停止,但周围并未出现任何人的踪影。

  “唉。”

  安闻见轻叹一声,走上前,把婴儿从草席中间轻轻抱出来。

  是个女婴,很小,从头到脚加起来都没有安闻见手臂长。

  女婴没有右手和左脚,断面自然光滑,不似后天截断后恢复,更像先天如此。

  “畸形嘛,又正好遇到洪灾…也是无可奈何。”

  安闻见微微摇头,手指轻轻点在女婴心脏处,些许灵力持续缓慢渗透,引导女婴以特定频率呼吸。

  等女婴状态稳定后,安闻见从背包里取出一块阵盘,凝聚出一些富含灵气的饮用水,通过术法慢慢让女婴喝下。

  “暂时没问题了。”

  安闻见收起阵盘,搓个水净术给女婴清洁全身:“喜,来块布。”

  “嘶~”

  喜现场吐丝,两条腿飞快编织,一条白色布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增长。

  最近两年,喜的体型没有多少变化,但其他方面提升很明显。

  例如,对自身丝的控制——过去只能控制粗细,现在连黏性也能改变,不需要再过热水。以及,学会了织布,能直接提供蛛丝布。安闻见计划下一步教喜怎么制作服装,看它到时候能不能直接做出来。

  安闻见接过喜递来的白布,把女婴包好,刚要离开,突然一顿,转过头看一眼附近,从背包里取出一块白水煮的熟肉,放到草席中间,离开。

  安闻见走后,过去好一会儿,一头体型偏小的狼形动物,小心翼翼走过来,鼻子持续小幅度抖动,很快找到草席里那块肉,头伸进去,一口咬住,拖出来,叼着离开,在草席边缘留下几根毛。

  ……

  两天后,偏僻的村庄迎来一位贵客。

  “你就是这里的村长?”

  “是!不知修士大人有什么吩咐?”

  “最近半年,你们村子有没有右手和左脚残缺的婴儿出生?”

  “啊?这…”

  “你只要回答我有,还是没有!”

  “有有、有!三、三个月前,李老六家的婆娘生下一个女娃,没有右手和左脚!”

  “那个李老六在哪里,让他把女娃带过来见我。”

  ……

  “大、大人,我、我把娃子丢、丢了。”

  “丢哪儿了?什么时候丢的?”

  “就、就在村旁林子后那片草丛,已经两天多……”

  “带我去看看。”

  “是、是!”

  ……

  “大人,那个草席就是那天我用来卷娃子的。”

  “青色的毛,没有血迹,附近只有青狈是这种毛皮,也确实会把猎物带到安全地区再享用……”

  “大、大人,您找那怪娃子是…?”

  “确保她死。”

  “!?”

  “两天,估计都变青狈粪。没你事了,滚吧。”

  “是!”

  “呵,凡人。这个村子也确认完毕,附近只剩那块‘绝灵地’还没……看来我应该休息一下了。那种地方怎么可能有人住。”

  ……

  “总这么依靠灵力吊着命也不是事儿。”

  安闻见已经回到道观,看女婴静静躺在襁褓里睡觉:“得想办法给她弄点吃的。”
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