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 正士不夺缘法轻财造地育侣建成道 > 第一章 如果魂穿没有自带满血

我的书架

第一章 如果魂穿没有自带满血

『如果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』
  “报告,主宇宙根须编号129600,接触到新宇宙。”

  “说明具体情况。”

  “检测到十八级以上能级干涉,确认【天道意志】存在,强烈排斥主宇宙根须,无法进一步确认。”

  “天道意志,十有八九是修仙宇宙。继续用老一套方案,准备投放【开拓者】。”

  “报告,天道意志干涉,开拓者系列灵魂链接受到干扰,无法正常发挥预计效果,不推荐使用。”

  “【征服者】系列怎么样?”

  “征服者需要能级差距达到五级以上,才能确保信息、物质传输不被干涉。主宇宙当前能级二十二级,目标宇宙能级测算超过十八级,征服者无法使用。”

  “啧,能级太高也麻烦,检索推荐。”

  “检索中……推荐使用【建设者】、【毁灭者】。”

  “毁灭者就算了,开发出那种系列的家伙脑子有坑。选择建设者,检索建设者型号。”

  “正在检索…确认,建设者当前可用型号为‘无限’系列,数量1,是否投放?”

  “等等!怎么会是无限系列?联系研发部!”

  “是——”

  “指挥部?这里是研发部,什么事?”

  “建设者为什么剩一个无限系列?那种停产多年又危险的老古董为什么还没有废弃?其他型号的建设者呢?”

  “纠正两点,第一,无限系列不是老古董,本身性能没有问题,也不存在危险,只是成长极限存在超规格情况;第二,不同种类无限系列差异很大。无限系列的建设者,经过检测,实际效果判定为规格内。至于其他型号建设者,很遗憾,我们暂时没有研发出,比无限系列更优秀的建设者。”

  “还不都是你们说了算,明明迄今为止涉及无限系列的事件,没一个有好结果。”

  “关于那些结果,我建议你们去找外交部。”

  “每次和你们对话我都感觉自己血压在涨…仅剩的建设者,具体型号是什么?”

  “【无限·解析者】,在秉承无限系列统一的‘无限制’基础上,特化‘理解分析’,即对信息的获取、整理能力。”

  “听起来,似乎和建设二字不怎么搭?”

  “确实不搭,否则这个不会剩下,你也见不到。”

  “你在逗我?不搭你们特么还研发个P!”

  “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。没有实际研发出来,我们也不好确定是否搭配。建设者在所有系列中最稳定,但效率也最低,是最不受欢迎的系列,产量常年倒数第一。加上最近都没有建设者的模板提供者,预计会缺货一段时间。我个人推荐你使用毁灭者系列,见效快,融合后主宇宙成长率也更高,是目前最受欢迎的系列,存货很多,能让你随便挑。”

  “别提毁灭者,只有那个我无论如何都不想用!建设者我要了,给我预装拓展包。”

  “没问题,你要什么类型的拓展包?”

  “修仙宇宙,你们推荐什么类型?”

  “不管什么类型的宇宙,和建设者最契合的,永远是非战斗集合拓展包。”

  “就这个,预装好马上送过来。”

  通讯断开。

  “建设者填装完毕,投放准备完成,请选择投放坐标。”

  “先别投放,检索过去成功案例,分析最佳投放方式。”

  “检索中…注意事项如下:1、选择天道意志关注最薄弱处投放建设者,能有效杜绝被天道意志发现;2、选择目标宇宙本土躯体投放建设者灵魂,能够帮助建设者尽快适应目标宇宙规则。3、去除建设者人格模板内娱乐欲望,确保建设者灵魂倾向固定效果最大化。”

  “娱乐欲望去除未免太不留余地,万一将来他回来,找我算账,我可顶不住…打包吧,将相关记忆压缩后转移到拓展包最底层。”

  “完成。”

  “很好,导入筛选条件,启动坐标筛选,开始投放。”

  “正在投放——完成。”

  ……

  “……”

  能够感觉到身体存在。

  抬起眼皮,看到树叶,叶片间的光线很刺眼。

  大脑重新启动,短暂延迟后,涌现出饥饿、寒冷、虚弱、困乏……几乎宕机的脑子里,能浮现的每一个,描述负面状态的词汇,似乎都能找到对应感觉。

  “会死。”

  脑子里只剩下警报,毋庸置疑,生死一线。

  “还不能死。”

  脑子里十分突兀地冒出这个念头。

  并非出于对“活下去”的执着,而是,有什么必须去做的事情,还没有完成——类似这样的使命感,根植于灵魂。

  回应念头,脑海深处涌现一段信息。

  没有思考,没有分辨,仿佛本能,按照信息描述,开始吐纳。

  吸气,呼气,吸气……

  特殊频率的吐纳,仿佛一把锁,将持续流逝的生命“锁住”,令即将迎来死亡的身体强行刹车。

  但只是苟延残喘,延迟一点点死亡时间。

  “需要进食。”

  身体传来的虚弱感依旧强烈,只能小幅度移动,脖子勉强让头转动,下颌(hé)骨正常活动。

  转头三十度,接着转动眼球,看到嫩绿的草叶。

  盯着几秒,和草叶有关的某个信息,突然浮现在脑海:无毒。

  不认识这些草叶,但能“判断”,获取形态、颜色、气味…各种信息,经过整理、分析,得出结论。

  张嘴,咬住最近几根草茎,牙齿穿透草茎表皮,微微颤抖着,没能咬断。

  草茎内汁液很少,一股混杂着土腥味的涩味,逐渐在口腔弥漫。

  想吐,但是要忍耐,否则会死。

  保持特殊吐纳频率,将口中逐渐积累变多的液体一滴不剩,全部吞咽。

  等到咬住的草茎不再释放味道,换几根,继续啃咬。

  时间逐渐流逝,嘴边能够啃食到的草茎,全部啃过一遍,强烈的虚弱感小幅度缓解,勉强能够挪动身体。

  挪移,而后啃食更多草茎。

  终于,周围能够触及的青草全部“啃完”,身体传来的虚弱感依旧强烈,但勉强摆脱生死一线,随时可能死掉的状态。

  “还需要进食。”

  大脑混沌,暂时没有进食以外的念头。

  缓缓坐起,抬升视线,原地转动头部,目光从周围扫过——停留在距离当前位置约7米,一丛野蛮生长的藤蔓的果实上:橙红的果皮光滑无斑点,成熟黄豆般大小,直接附着在藤蔓表面。

  观察数秒,脑内再次得出结论:无毒。

  开始移动。

  没有站起,手脚并用支撑身体,缓慢爬向藤蔓,保持吐纳,不中断。

  五分钟后,能够触及藤蔓果实。

  右手小幅度颤抖,避开藤蔓上的棘刺,摘一颗果实,放入口中,咬下——强烈的酸味,夹杂些许苦涩,以及微不可查的甜。

  “比草茎好吃。”

  一直吃到第二十八颗,暂停,先前一直保持着的,特定频率的吐纳开始有意识地加快,加深,提高吐纳强度。

  待虚弱感减轻,肚子里装满东西的感觉减轻,恢复原本速度,继续进食。

  重复两次,藤蔓上果实消耗过半,身体传来的虚弱感,终于减弱到不会让身体颤抖,变成勉强能够称之为“普通”的状态。

  “活下来了。”

  这时,大脑才有余裕思考——我是谁?我在哪儿?今天晚上吃什么?

  “名字是,安…闻见。”

  安闻见不是很努力地回想。

  他现在状态明显不正常,记忆不能说残缺,就是非常“朦胧”,好似雾里看花,看不真切。

  但安闻见确定,自己的记忆就在那里。

  正当安闻见思考如何拨云见日,根据记忆分析、判断现状时,一部分朦胧记忆忽然变得清晰起来。

  “啊,想起来了。”

  左右观察双手,再低头看一眼身体,首先确定一点,是魂穿。

  “这身体真年幼。”

  安闻见仔细打量自己此时的身体:瘦弱不堪,衣物残破,没有鞋子,身上满是污渍……

  “前身的记忆……没有留下,不过看这身体的成长情况,应该没超过5岁。”

  安闻见仔细过一遍脑子,确实没有发现任何有关这具身体的记忆。而且他接管身体,醒来时,身体也处于下一秒就可能死的临界状态。

  “一般魂穿,不是都能继承记忆修复身体,还有身居高位的爹妈,再不济也会有女仆、老仆陪在身边,我怎么什么都没有?”

  安闻见本能般吐槽,但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这样吐槽。

  “身份想起来,接下来需要弄清楚的是,之前突然冒出来的吐纳法是怎么回事?我以前会这种技巧吗?”

  安闻见陷入沉思。

  记忆清晰部分逐渐增加,他已经能够回忆起自己小学一年级时候发生过的糗事。

  “为什么没有任何跟穿越有关的记忆?”

  这点最让安闻见奇怪,但眼下还有更重要的事:“算了,不纠结,先活下去,迟早能想起来…大概。”

  安闻见起身,站直,仔细观察周围:

  不认识的野草和野花,十分茂盛;

  不太高大的树木,结着果实;

  树荫外太阳有点大,空气湿热;

  不远处能看到虫群飞舞,周围却没发现什么虫子;

  更远一点是片林子,挺大,看不到出口。

  “如果有季节,现在应该是夏天。那些果实…没毒,希望不会太难吃。虫子不飞过来的理由,会是周围这些花草吗?是就好了,至少可以不用担心蚊虫叮咬。”

  “接下来要做什么来着?”

  “野外求生,体温暂时不用担心,能当做食物的东西也还有…”

  安闻见很快从记忆里翻出需要的信息:“对了,水,得确保水源。”

  他先前啃食的草茎和藤蔓果实都含有不少水分,暂时没有感觉口渴,但身体在消化食物过程中会消耗大量水分,周围湿热,很快就会感觉口干舌燥。

  “水要怎么找来着?”

  安闻见愣住,直到从记忆找出需要的信息:“地势、声音、气味、植被长势、泥土干湿……”

  有用的情报全部确认一遍,安闻见看向身侧缓缓倾斜抬升的土丘:“嗯,是山…还是丘陵?差不多,希望能找到山沟。”

  安闻见沿着山体开始移动。
sitemap